言必称“创新”,基层很厌倦

言必称“创新”,基层很厌倦
半月谈记者 郑生竹 李雄鹰 在底层采访,常常发现文必见“立异”、言必称“立异”、行必举“立异”。不少底层干部反映,现在一些上级部门好“立异”,各类“立异”方针和做法一个接一个甩下来,可是大多是名不副实的“新概念跑车”,不只跑不了底层的“路”,起不到推动作业的作用,还给底层平添不少担负。 “立异”不接地气,“寿数”多不长 “区里要打造特征党建品牌,什么‘赤色联盟作业法’‘12345作业法’,一套一套的。”东部某省底层干部说,上级部门热衷于搞一些新提法、新方针,实践作业内容和方法并没有什么改动或立异,其实是包装材料、玩概念。 如果说上述这类“纸上立异”多是无用的“文字游戏”,那么,有些颇具“本质内容”的“立异”方针在底层强推,却因脱离实践很是折腾底层。 苏北某镇干部反映,现在乡村底层党员学习活动时要求翻开App打卡定位,填写地点支部等信息。但许多乡村老党员玩不转智能手机,有的乃至用的是晚年机,无法完结这类操作。 一些“立异”还动辄冠以“工程”“项目”的名头,消耗很大,收效甚微。近几年,苏北某县为处理劳动力技术缺少等问题,针对乡村地区18至55周岁劳动力推广“四全工程”,展开全员普查、全员挂号、全员训练、全员转化作业。该县底层干部反映,这个年龄段的乡村劳动力大多在外面打工,没有出去的也会做些小生意,即便人员计算上去了,也罕见人乐意参与训练。这样的训练,主办方说得欢,训练目标听不懂,我们笑称自娱自乐。上级为要求保证训练人数,底层只好花钱找人凑数。 粤东某地为开展规模化、集约化农业,大搞新“方针项目”,要求每个城镇打造一个上百亩农业基地,每个村要打造一个50亩连片农业基地。“一些镇村原有根底比较差,且不少是遥远山区,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,留在家里多是老弱病残,搞这么大的农业基地谁来运营?”当地一副镇长表明,这一方针“立异”起点是好的,可是投入大、周期长、危险高,难以推广。 底层干部说,“立异”方针犹如“新概念跑车”,跑不了底层的“路”,大多“寿数”不长。2017年上半年,半月谈记者曾在南边某县级市调研,市里刚出台一项“立异”方针,相关内容简直全市的干部都能背下来。可当2018年记者再去该市调研时,当地已因此项“立异”真实无法实施,换了新的方针。 随便捏造、政绩激动难出立异实招 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,方针“新概念跑车”,让底层感到厌恶,让大众感到可笑。脱离实践所形成的过错决议计划,也将贻误一方开展。有受访底层干部直言,脱离实践的“新概念”方针一再出台,一大原因在于上级部门随便捏造、调研不深。 南边某地干部以为,一些上级部门大搞“走马观花”“走马观花”式调研,做“随便捏造”“随便臆造”式立异,不肯下笨功夫,不肯做老实事,出台的所谓“立异”方针与底层实践相去甚远,不只不能推动底层作业,严峻的还对底层作业带来搅扰。 “隔着百里瞎猜病,随便梦想乱抓药,该处理的杰出问题不了解,不切合实践的方针压着干。”一名干部说,底层原本便是“小马拉大车”,还得敷衍一些不知所谓的“立异”,真的感到心累。 部分底层干部反映,现在不少方针“立异”是政绩激动所造成的。一些领导干部政绩观走偏,以为老老实实干作业显不出本事,得不到注重,总期望玩一些花活儿,整出点动态,这样对外有说头,对上好报告。至于底层有定见、大众有观点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 针对此,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以为,点评领导干部政绩不该看搞了多少方针“立异”,而应看出台了多少切实可行的行动,处理了多少实践问题,终究老百姓是不是有取得感。制定方针时,应先进行扎扎实实的调研,多听取底层干部大众的定见,再决议是否推出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